经历生死不辱使命 泉州警察讲述惊心动魄的维和故事

发布时间:2019-07-20 09:59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道路崎岖陷入泥潭、环山险道刹车不灵、两次身染致命疾病、枪声不断生死难料、思念家人只报平安……2002年以来,泉州共有5位民警先后前往苏丹、东帝汶等地参与维和工作。在当地动荡不安的局势下,面对艰苦的恶劣环境,他们顶着高危勤务的心理压力,承受着生死洗礼的严峻考验,圆满完成各项维和任务,令人肃然起敬。近日,记者采访了其中3位维和警察,听他们讲述不惧生死、惊心动魄的维和故事。

  林金龙(靠左边的警察)看望孤儿院的儿童

没有电和自来水 新鲜蔬菜很少见

  2002年,27岁的泉州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现为泉州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支队)民警张伟勇经过层层筛选,于当年10月至2003年12月,成为公安部第6批赴东帝汶的一名维和警察。2006年5月至2007年6月,他又被派驻苏丹执行联合国维和警察任务。他是我省首位两次代表中国赴海外维和的警察。在维和任务区,他和同事租住的是当地的土坯房,屋顶是铁皮做的,没有电和自来水,想要喝水必须到5公里外的军营去取,且每人限量供应,勉强够三餐之用。由于交通不便,当地物资短缺,市场上也很难买到新鲜蔬菜,每星期只能吃两三次且数量非常少,“西红柿只有鸡蛋那么大。”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刚踏上东帝汶的土地时,心理仍然受到很大的冲击。”2011年5月,晋江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大队民警林金龙和泉州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民警李剑伟,作为中国第16支赴东帝汶维和警队的队员,开启他们1年多的维和之旅。回忆起初到任务区的情形,林金龙苦笑道,“到包考后,一下车,四周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距离张伟勇结束任务离开东帝汶已过去7年多,那里的环境并未改善多少,“刚到达的两三天没地方住,只能暂住在其他国家的维和警察处,找到租住地再搬走。没有自来水,只能购买大瓶矿泉水当作饮用水。”分配到其他任务区的李剑伟亦面临相似的环境,“当地的生猪养不大,因为没东西可吃。”

  李剑伟执行任务时烧火做饭

骚乱现场传枪声 露宿区旁有地雷

  2011年8月的一天夜里,已过零点,温度仍在35℃左右。李剑伟所处的巡警队接到信息称有人在街上打架斗殴,他和队员们没来得及穿戴装备就出发了,“维和警察必须第一时间到达现场。”没想到一下车,眼前黑压压全是人,原来,这场“打架”其实是上百人的大规模骚乱。骚乱分子有的持砍刀,有的扔石块,有的放火烧汽车,就连巡警队车辆的车窗也被砸破,不时还响起几声枪声。“先前培训时,再怎么演练,危险都是可控的。一旦到那样的现场,子弹不知从哪儿打来,生死只是一瞬间的事,现在回想起来都后怕……”任务在身,李剑伟顾不上受伤的危险,与队员对现场进行控制,并及时呼叫增援,调派防暴、消防等部门,最终平息了这场骚乱。

  除了骚乱,维和警察们平时遇到最多的难题要属恶劣的路况。“尤其到雨季,道路泥泞不堪。”张伟勇在苏丹,有一次和同事外出执行任务时正下大雨,100多公里的路程开了10多个小时。车胎陷入泥潭打滑,他们用钢绳绑树上牵引,开足马力,钢绳断裂,车子都上不来。众人推车,泥陷到大腿处。还未到目的地时天色已黑,为安全起见,他们在路边安营扎寨就地露宿,而一旁就是布满地雷的雷区。每次外出,都必须按照规定的路线行走。

  “深夜12点多,车子突然慢慢停下来,开车的同事脸色发青,结结巴巴地说‘刹车失灵了’。”一天傍晚,李剑伟和两名同事从东帝汶首都返回阿伊纳罗,道路泥泞,云雾缭绕,能见度极低,一侧山壁一侧悬崖,3人轮流驾驶。“刹车失灵后,无线电和手机都没信号,叫不到救援,考虑到该地段不适宜过夜,我们决定冒险开回来,我全程一二档切换,用发动机制动控制车速,贴着山壁慢慢开……”回到当地警局已是凌晨3点多。

两次染上登革热 只报平安与家人

  威胁维和警察安全的,还有疾病。“登革热一共有4种,没想到,我一个人就得过两种。”2011年7月,抵达东帝汶一个多月的林金龙就因蚊子叮咬而染上了登革热。“先发烧,后来全身痛,吃不下东西。”因当地没有医院,他只能去小诊所看病并靠国内寄药治疗,过了7天终于好转。始料未及的是,7个月后,由于连日的奔波劳顿,他再次染上登革热。“大家都很担心,因为很少有人会得两次。”凭借良好的体格和顽强的意志,他奇迹般地挺了过来。

28365365在线 (https://www.bjnlcast.com/28365365tiyu/2019/0720/978.html):经历生死不辱使命 泉州警察讲述惊心动魄的维和故事